公安部:中国成为世界上公认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人民安全感较2012年提升11%-许甘露-副部长_网易订阅

公安部:中国成为世界上公认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人民安全感较2012年提升11%|许甘露|副部长_网易订阅
2022年10月19日,二十大新闻中心举办第三场记者招待会。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訚柏,最高法院党组副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院长、一级大法官贺荣,最高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检察长、一级大检察官童建明,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移民局党组书记、局长许甘露,司法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左力围绕“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为指引 努力建设更高水平的法治中国”主题与记者交流。2022年10月19日,二十大新闻中心举办第三场记者招待会。图为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许甘露。徐想 摄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许甘露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公安工作的一系列重要指示要求,扎实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敌对势力的渗透颠覆捣乱破坏活动,严厉打击侵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各类违法犯罪,有力地捍卫了国家安全,维护了社会安定,保护了人民安宁。我国是命案发案率最低、刑事犯罪率最低、枪爆案件最少的国家之一,每10万人口的命案是0.5起。10年来,刑事案件、安全事故等“五项指数”大幅下降。2021年,杀人、强奸等八类主要刑事犯罪、毒品犯罪、抢劫抢夺案件、盗窃案件的立案数和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较大的交通事故数较2012年分别下降了64.4%、56.8%、96.1%、62.6%和59.3%。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明显提升,2021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安全感达到了98.6%,较2012年提升了11个百分点。当今中国成为世界上公认的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图为二十大新闻中心第三场记者招待会分会场。中国网记者 郑亮 摄(来源:中国网)本期责编:伦晓璇微信排版:陈冰然

4天3夜108公里戈壁行走!西安俩9岁女孩挑战穿越沙漠成功-徒步-高月-大漠_网易订阅

4天3夜108公里戈壁行走!西安俩9岁女孩挑战穿越沙漠成功|徒步|高月|大漠_网易订阅
9岁孩子的生活应是怎样的?上学、写作业、课外辅导?这或许是大多数人的答案。可近日,西安9岁女孩刘新语和高月在父母带领下前往敦煌,参加四天三晚“千人走戈壁”108公里的活动。5月30日,两人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都说这趟戈壁之旅收获很大,算是她们收到的最好的六一礼物。准备:陪孩子每天打卡1万步 打5针玻璃酸钠担心膝盖旧病复发4月底,华商报新闻热线029—88880000接到刘新语家长李女士的来电,她称希望能给即将踏上108公里徒步戈壁征程的两个女孩一些鼓励。“我是2020年下半年决定参与活动的,近期又看到热播剧《小舍得》,剧中3个家庭因孩子教育的选择不断生出矛盾,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也让我有了把这趟行程分享的想法。”34岁的李女士,在香港从事金融工作多年,孩子父亲是大学老师。她说:“我还将行走戈壁活动的海报发到班级家长群,希望有更多家长和孩子结伴参与。”在她的鼓动下,同班同学兼邻居高月心动了,但因其妈妈段女士要照顾3岁弟弟,最终决定由医生爸爸陪同。两位妈妈都说,尽管参与意愿强烈,但从意愿到真正报名并不容易。“都是双职工家庭,活动时正值孩子上学。”李女士说,“而且大学老师爸爸、医生爸爸都忙,孩子也为了顺利参加活动,坚持半年间每天打卡1万步。”李女士说,“不过,要感谢爸爸们提前安排工作,感谢孩子坚持锻炼。”段女士说:“高月爸爸是医生,除了双休日,很少休假,但为了与孩子有这样一段难忘的经历,他给膝盖打了5针玻璃酸钠,预防膝盖旧病复发。”出发:孩子们担心走不下来 家长对误课有疑虑行走活动在5月16日开始,直到19日结束。但5月13日,两家人就出发了。李女士说:“我们提前来到敦煌‘踩点’,带着孩子先感受一下环境。高月妈妈也带着3岁儿子一同来到敦煌为女儿‘壮胆’。”13日出发前,华商报记者也采访了刘新语和高月。当时,两个小女孩很安静,对于即将开启的108公里戈壁征程充满着期待却又很不确定。俩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但愿走完全程,相信我们能按时抵达终点!”两位妈妈颇费周章,制作了加油横幅、还邀请同学录制短视频打气等。“想着孩子们坚持不下去、放弃时,放给她们打气。”当时,李女士私下对记者说。但面对孩子,她总是一脸的信任,把‘你们一定可以的’挂在嘴边。直到出发前,家中的爷爷奶奶辈都对行程顾虑重重。老人认为,9岁女孩参与极限冒险太危险,且别说还要耽误功课。段女士也说:“我也纠结。只是孩子很渴望,我也只能暂时放下疑虑。”征程:和妈妈分别的悲伤被广阔的沙漠消解 连续4天每餐饭都比在家吃得多16日6时开始,对高月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她得和留在敦煌的妈妈告别了,和爸爸以及刘新语一家奔赴戈壁征程。高月说:“那一刻,我说不出的难受,坐在离我妈越来越远的大巴上时,我看着旁边的刘新语都觉得特别烦。新语妈给我装了好多卫生纸,还安慰我,我却说‘你别说了’。不过,我没哭,那些卫生纸我一张都没用。”上午9:00到达出发地,高月说:“一片广阔的沙漠,瞬间就把难受忘在脑后了。”刘新语则说自己一直在努力记住规定。“我们组12名队员,如果有1人没在下午6:00前到达当日终点,就不计入成绩,而且必须是徒步,即不能坐大巴,坚持到终点才有希望拿到大奖。”刘新语说,“我当时就默念:不当逃兵,要做到按规定时间提前到当日终点。”李女士说,16日的行走目标是28公里,因为是第一天,主办方安排的行程较轻松,沿路遇到了沙漠、丹霞、绿洲等地貌,每隔一段路设置的小红旗,也让人特别有目标感。而且小孩子的新鲜劲儿没过,特别兴奋!但刘新语和高月则说:“我们俩都觉得第一天的天特蓝,云特像棉花糖,而且中午的饭特别香。”据李女士说,在家吃饭总挑挑拣拣的刘新语,在戈壁的每一餐都要再盛一次饭,吃得特别香!困难:遇各种恶劣天气也不停 夜里生生憋回去了尿17日起,没有第一天兴奋的俩小姑娘频频遭遇困境。“那天我们要走30公里,早上6:00就得出发。”刘新语说,“但出发就面临逆风行走,四面大漠,口罩帽子一次次被风吹跑,嘴里、眼里都是沙,但我们互相鼓劲,自己鼓劲儿。”第三天的目标是32公里,也是困难较多的一天。从出发时就大风细雨到出发半小时后的天气转晴,再到中午热辣辣的太阳直射以及下午的沙尘暴和冰雹,全到遭遇了。高月说:“冰雹大概有黄豆大小,打在脸上、胳膊上时,挺疼的。我们一直等人喊暂停,但没等到,那就继续走。”话语间,刘新语已起身、身体前倾,左右脚先后作出向内向外打滑的姿势。“我长这么大,鞋子上从没那么多泥,关键第二天还继续穿着走,我觉得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刘新语说着,高月也不断点头。高月还讲了个细节。“夜间是一组睡一个大帐篷,每组都要求男的睡在帐篷的四角,担心帐篷塌陷时好支撑。第三天夜里,我突然想去小便,可厕所很远,帐篷外的风呼呼地吹,我爸爸也睡着了,睡在帐篷四角的叔叔们也睡着了。我不想打扰任何人,因为他们也很累,那我就看着帐篷顶部,就这么憋了回去。”高月说,后来爸爸知道了,告诉她千万不能再这样子了。胜利:感觉山头怎么都翻不完时 再坚持一下也许就到终点了最后一天尽管只有18公里,但因全都在软沙上行走,让两个孩子也直呼难熬。“我总感觉就到终点了。但我越这样想,越觉得终点怎么那么远。我拄着登山杖,翻过一个山头,还有一个山头,感觉翻过好几个了,还没到终点。我鞋里不知怎么灌了很多沙子,前脚掌起了几个小水泡,每走一步都特别难受。当时想,我宁愿做100道题,都不愿这样走。”高月说,“不过这两天回到学校,我觉得我可以把那句话收回了。哈哈。”刘新语则说:“我爸喜欢用幽默化解难题,他对着高月说:我从第一天起,脚上就起水泡,现在我也坚持不了了,我准备去坐车,他故意把车字的音拉得特别长,等我和高月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时,他又说‘才怪’!惹得我们哈哈大笑。”高月说:“不过,被刘叔叔这样一逗,我来了劲头。然后我爸就不断加油,说再坚持一下就到终点了。尽管好像还是又翻了好几个山头,但真的再坚持一下下,就到了终点,就胜利了。”尽管最终他们与大奖无缘,但刘新语说:“我们每天都是在规定时间之前走到终点,最终完成108公里挑战,我感觉我很了不起!”高月也这样说。因为有了经历,戈壁征程结束后归来的两个女孩侃侃而谈,非常乐意与华商报记者分享他们行程中的点点滴滴。收获: 帮助别人是一种荣耀当华商报记者问高月和刘新语此次征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刘新语说:“我早想好了!志愿者们真伟大。通过戈壁行我更加了解志愿者了,他们总在大家有困难时出现,让人觉得温暖,我希望等我有能力时也当名志愿者,帮助有需要的人。”此外,互助也特别重要。“比如,第三天狂风暴雨中前行时,为了不被大风吹跑,大家用登山杖相连,抵挡风吹,我夹在队伍中间,竟然觉得很温暖。还有最后一天,为了我们队取得好成绩,我妈主动向前冲刺却忘记水杯,她口干舌燥,是其他队队员借她一个水杯。我妈平时绝不会用其他人的杯子,可那一天她用了,我想她一定很渴了。我感谢那个借水杯的人,也感谢妈妈为我们这个队做的贡献,尽管没拿到大奖,但我觉得这种精神更可贵。”刘新语还要准备说什么。一旁的高月有点等不及了:“让我说,这次戈壁行让我懂得帮助别人是一种荣耀,也让我在各种翻不完的山头中变得更加坚强。”感悟:教育是唤醒 是去提供更多可能戈壁征程结束了,但教育孩子的征程尚未结束。对于很多家长用各种培训班填满孩子的时间,李女士深有感触。“有一句话这样说‘教育的价值在于唤醒每一个孩子心中的潜能,帮助他们找到隐藏在体内的特殊使命和注定要做的那件事’。而我认为,被填满的孩子没有机会去发现自身。在留白中、在玩耍和释放中,孩子才能真正认识、发现自我。因此,我想这一趟的戈壁的意义正是在此。”李女士说,“一位耶鲁教授曾说过:童年被透支的孩子,往往很难形成健全人格。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我想和所有家长说:童年最重要的是快乐,身心健康快乐才是最重要。理解的同时去做也许是也是一份给孩子的珍贵的儿童节礼物。”校方:生活即教育 支持这样的做法对学生“旷课行走戈壁”一事,两人的校长,陕西师范大学附属小学的校长候西科格外宽容。他说:“生活即教育, 我支持这样的做法。因为对学生来说,经历的教育效果远大于学校的教育。”这会影响正常的教学吗?侯校长认为肯定会影响学习,但是缺的课补回来就行。“因为在亲人、团队的陪伴下,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去完成行走戈壁108公里这样一个挑战,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和宝贵的记忆啊。有毅力完成这样的挑战,还能补不回缺的功课吗?”侯校长说。但同时,侯校长认为,只有稀缺的经历才会给孩子激励与刺激,如果太频繁,效果可能会打折扣甚至适得其反。华商报记者 付启梦/文 陈团结/图